喘了口大气

嘿嘿,一直想不到好题目,一直想不到好的文章开头,所以迟迟不肯执笔作文。也因着前段时间入手了一台联想拯救者,结果稀罕了没几天,电池出问题了,这么高大上的令我爱不释手的一台高端机,却出现了这么致命的问题,我不得不把他送回他出生的地方,当然,很心疼也很不爽,毕竟第一次在网络上花七千大洋却捣鼓回来这么个令人不甚满意的机器。唉——从退货伊始就开始担心七千大洋到底会不会给我塞回口袋呢?审核和等待的过程真是煎熬啊,直到师傅告知我票子已经全额退回,心里才舒坦开来。不得不说我这心啊,太小了,经不起风浪啊。没有了上网的利器,加之我的萌芽科技生活落幕,所以我喘口大气来缓一缓。

喘息间,也确定了自己去到青岛理工大学,于是乎,突然好多街坊好友、大妈大叔络绎不绝地送来了祝(piao)福(zi),家里说给祝福的就要请人家来做客,结果是迎来了一场场的宴席啊,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了,就像我小舅说的:“过年都没凑这么全过。”可我熬不住啊,三天一小场,五天一大场的,我给老妈抱怨说:“咋比结个婚还折腾呢?”老妈也无奈地摇摇头。不知其他地方有没有这样的习俗呢?最近可真是缴获了大把大把的红包,但妈说“迟早要还回去的。”我晕,合着就是大家换钱玩啊!

自从不在师傅那儿工作后,回家后的我经常会和同学们聚聚餐,再唱两嗓子,可是我这个无产阶级自然还得小心翼翼地跟当家的伸手要银子花啊。结果有一天,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回家后,我第一次累到想用喝酒来放松自己,就拎起一罐啤酒下肚了。然后头晕乎乎地给晚归的爸妈做好晚饭,爬床上睡觉去了。结果回家的当家的头上冒着火唤我从房间里出来。我想“完了,又要上课了。“不出所料,当家的硬生生地给我讲了俩小时,跟我总结了我这二十年是怎么过来的,这些年干了多少正经事儿,我一个人糟蹋了多少票子,真是耳提面命啊,我一向害怕上当家的课的。俩小时尽管我没说一句话,却清醒无比。所以我发现了一个醒酒的好办法:去做自己害怕的事情吧。哈哈!俩小时也不是白费的,老爸对我的评价99%都是正确的,感觉他比我还了解我自己。收获了一句话“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就变穷。”这是教我过日子呢。收获了一个问题“从小到大,有哪一件你想做的事你做成过?”这是教我要学会反思自己的历史和错误呢。上了这堂思想课,才觉得:嗯,这算是真正毕业了,有资格踏入大学生活了。

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真TM的期待啊,在家直接给我憋出病来了,但又害怕自己出去会很想家,唉,我就是个矛盾体啊。Whatever ,就以9.3的阅兵式当作我的欢迎礼。大学,我来上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