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从今晚说起

今天过节,光棍节、剁手节、虐狗节、双十一……所以不得不佩服马云能把今天搞得这么有意义。虽说很克制,但还是两张大红鱼给了天猫。至于虐狗呢,当然我是那只狗啦,原来都说“单身贵族”,现在为毛成了“单身狗”呢?一天没有被女生虐,却在晚上被俩男的虐了。那是我俩发小,大学前仨人都一直在一条裤裆里活着,上了大学后便少了联系。俩人都在济南上大学,却也是一个在城郊,一个在市里,学业加活动,也是少有机会联络。今晚,俩人破天荒的不是周末的大手大脚地饶有情调地下了馆子,而且很挑衅的给我传照片,俩人在餐桌旁深情的望向我,我靠,完虐。但更多的,是一股思念涌向心头。好想立刻从青岛到济南,不喝酒,不吃饭,只想亲眼见他们一面。

前几天,人生第一次献血,因为害怕,只献了300ml。当时我们那一批人,我是最后一个进的,确实最先出来的,我问医生为什么,她告诉我因为我血管粗,原来血管粗不仅在输液的时候好找血管,而且在献血时还有效率高的特点。感谢爹娘遗传给我的基因,因为与我形成对比的是另一个小伙子,出血很慢,两个医生在一旁指导他,当时估计他该吓死了吧,别人都十分钟不到就出来了,自己却二十分钟还不够数!好多同学献血前和献血后都在讨论赠品的事,我也关注赠品,但更多的是体验一下被放血的感觉,看看有没有像很多朋友告诉我的那种感觉,结果是没感觉,没有任何感觉,照样是活蹦乱跳,腰不酸,腿不疼,头不晕。回到宿舍,一个舍友看到我的赠品中比他多了一瓶饮料,加之献血的时候他问了医生几个问题,医生没有给他满意的答复,他便开始抱怨,顺手给人家献血站发来的评价信息回复了一个“不满意”,结果第二天一大早献血站给打来电话问是怎么回事,并说他们会精确到哪个医师处理此事。我伙呆。这么及时有效的反馈机制真希望社会各界都来学学呀!

上个周末呢,突然心血来潮,作为舍长,号召舍员们出去改善生活。因为有舍友不吃辣椒,就选择了自助餐。到了之后,他们负责拿,我负责烤和煮,近水楼台先得月嘛,我边尝边吃,边吃边尝,他们去搜寻食材的时候我在吃,他们回来就坐的时候我还在吃,就这样吃呀吃呀,到最后真是吃不动了,还是端起一杯可乐下了肚。心想这下可吃回来了,也解馋了。“好事”发生在晚上,身体开始有反应,胃疼,疼的要命。其实这不是第一次因为吃撑了而胃疼了,只要看到想吃的东西或者在吃饭前很饿,就会点很多东西,拼命往肚子里塞,我从小受到良好的家教,不浪费粮食,所以吃饱了也依然要把桌子上的饭干掉。每次撑的胃疼后我都会告诉自己”要吃一堑长一智哟”“君子食无求饱”“下次绝不贪心”等等。可是一次次的,疼的在床上打滚的时候就骂自己“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说到“贪心”,我近一段时间来经常在考虑上了大学后的自己。忙,真忙,瞎忙。其实我不喜欢把”忙“这个字用到自己身上,因为我觉得”忙“是一个人无能的表现。于是我便反思自己,觉得是自己太贪心了,刚刚进入大学,便各种学生会,各种社团的加,并且幸运的能够百发百中,都通过了答辩。可是作为干事,整天除了开会就是拉赞助,办了无数的银行卡,下了无数的APP,扫了无数的二维码,设了无数的密码,签了无数的卖身契…………可是都不见钱去哪儿了,去哪儿了,哪儿了,儿了!再一个令我吐槽的事就是聚餐,因为加的部门和社团多,感觉就是每到周末就聚会。奇怪的是部门之间开会会有冲突,但聚会却没有冲突,我的大红鱼呀,一到周末都去跃龙门了,泪奔!

也说件小小骄傲的事情吧,前期还参加了辩论队。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我一直觉得“吵什么吵,拳头才是解决问题的最有效方式”但我因为“贪心”去试了一试,结果还留在校辩论队了,并且作为一辩打了两场比赛。最后获了个“最佳辩手”的称号,其实这个称号在哪个队,就代表哪个队整体输了。所以私下里我们准备比赛的时候都说,就把“最佳辩手”让给对方辩友吧。结果,我不争气的把这个称号拿到手了。不过还是挺高兴的,嘿嘿~~~

贝总的博客我总是攒一星期的一起看,大叔的博客最近让我有了新的认识,偶尔也会去伟丹那里打个酱油,还有很多朋友会不时的来我这里给我留下惊喜,可是毕竟对代码还是一窍不通,可最近在一个叫做“猜火车”的公众号里看了一篇关于“持久”的文章,突然又一次觉得想要达到自己想要的样子,就不要放弃。而且,“持久”这个字眼,比“坚持”更有力量。

Hello 艾瑞巴蒂,I’m bac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