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儿

一直想写写这件事,却一直想不到个好名字,后来随着事情多起来,忽然就有这个名字蹿上来了!

最近一些日子,在亲戚家暂住,大夏天的住阁楼。储存了一天太阳能的阁楼,在我下午回家开门的一霎,像路飞挂上三挡给我来了一拳。在这样的房间里不得直接化掉啊,我就赶紧跑进去打开空调,再接着跑出来。在给阁楼降温的时间里,我觅到一处好地,附近商场的前广场,有好多人在跳舞呢!

不同于大妈们的广场舞,在这里大家跳的是华尔兹。也许是我喜欢整齐感和节奏感的缘故,我还挺喜欢看大妈们跳广场舞的,这次看到大家在跳华尔兹,感觉很新奇的,并被深深的吸引了。晚上,去广场看华尔兹成了我的必修!

华尔兹真美啊,美在那动听的音乐,美在那女士们飞舞的裙摆,美在男士和女士们敏捷而和谐的舞步。有这样一对儿,男士身材魁梧,一身西服,看着憨厚老实,女士身材苗条,一身素装,两人看着都四十多的样子。每一晚,我都会花很多时间将目光聚集在他们身上,他们跳舞,没有过多的技巧,没有绚丽的动作,在一小块区域上跟着节奏舞动,男士有着缓慢而娴熟的舞步,女士在男士的衬托下,显得轻灵而娇羞,那翩翩的裙摆,让我欲罢不能。尽管晚上八点多的天已经黑得看不出人脸,但在周围霓虹灯的映射下,我能看到俩人凝视对方的眼神,我能看到两人会心的微笑,我也能看到偶尔女士也会娇羞的低下头,那么美,那么美~

回家的路上,我想这一定是一对夫妻,因为每晚他们都是对方的舞伴,二人到了不惑的年龄还能这么浪漫的在一起活动,真令人羡慕;我也在想,我以后也要学学华尔兹,将来结婚了,也和自己心爱的人为爱舞动。

这一天,来得早,设备刚刚放好了,来的人不多,那一对也还没有来!看到那一对鸳鸯似的舞者翩翩起舞是我每晚最享受的事儿。所以我就索性等等,看看每晚这里到底是怎样的流程。不一会儿,一位女士骑电瓶车而过,哦,是那位女士,可他的舞伴老公怎么没来?我想可能在后边骑自行车吧,遂充满期待地继续等。在等待的过程中,女士曾受到几位其他男士的跳舞邀请,她都婉拒,我想:“真好!”,过了许久,男士迈着略带急促的脚步过来了,女士旁边的几位其他女士提醒:“看,来了。”女士回头朝男士甜甜得微笑,男士说:“不好意思,来晚了,家里有事!”顿时,我像被闪电劈了一下,“纳尼?家里有事?男士和女士不一个家?他们不是夫妻啊?”我心里疑问着。“没事儿,你家有事忙就行,来这里只是休息放松嘛!”女士答道!

那一晚,我看着俩人跳舞真别扭,心里也特憋屈甚至委屈。自此,我再也没去看过跳舞,在屋里蒸发,也比在外边失望强。

就祝福他们每晚都跳得开心享受吧。